全迅网

全迅网

2018-02-24 21:52

  我们请求组织上派人把邓朴方送到南昌。6月,邓朴方被从北京送到南昌。

现在,参加一些媒体人聚会,交换名片,多是某某公号创始人、某某信息科技公司CEO,搞得我这主编都不好意思在江湖行骗了。

屈指数来,在《新媒体十讲》一书中,范卫锋列举了近40位出走的媒体人。

方三文,曾是网易副总编,后来捏了个雪球,越滚越大;唐岩,曾经的网易总编,摇身一变,成为陌陌的CEO,被《财富》杂志评选为全球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之一;牛文文,曾是《中国企业家》总编,现在打造黑马营一系列创业服务平台,成为创业教父;徐达内,曾是《东方早报》副总编,现在是新榜创始人兼CEO,专注打造内容创业服务平台,许多文章都被厂花收藏学习;徐沪生,《外滩画报》原主编,创建一条,成为新媒体圈的现象级产品。

我是不能看一条的,不然会犯花痴,症状是:每打开一条短视频,都有想逃离帝都雾霾去江浙开个民宿的冲动,每看一篇美文,都有下单购物的决心,那些好东东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淘来的,品味与世俗兼具,完胜星巴克的咖啡,提神还装逼。 这么多牛叉的主编总编们,都转型做创始人或CEO了。 难怪陈序要说主编死了。 半年前,看到这本书的封面时,真是老大徒伤悲啊,叫我们这些主编们情何以堪。 打开缘创派,想在媒体圈里找个中意的合伙人,咱也勾搭干一票大买卖啊!但一番相亲之后,就非诚勿扰灭灯了。 为啥发现人人都想做创始人,做CEO,他们找的也是合伙人,老二老三,所以,这拉帮结不了派啊。

如果人人都争当创始人,只能说,这是媒体行业的一大幸事!真正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时代可望来临。

但也不是人人都能当创始人成就CEO的。 以上列举的都是转型成功人士,还有许多媒体人正走在前仆后继的路上,有的成为炮灰,有的还在当着所谓自由的苦逼的码字工。

比如:我,花痴空想家。 那就先空想一下吧。 主编们要想凤凰涅槃,在我看来,至少要过三道坎才能变三道杠戴上小红花。

第一道坎:钱,以前求稿,现在求财。 传统媒体大多严格执行采编与经营分开的原则,主编的首要职责是内容把关,策划选题,采写约组好稿,主要还是和文字内容打交道,维护作者队伍,整合专家资源,除了做点稿费单,和钱打交道少,至少和大笔的钱是划清界限的。 当然,诸多市场化的媒体老总另论。

可要转型做创始人,第一就是找钱,找投资,天使、A轮B轮C轮的,车轮战下去。 公司开起来,还要想着如何让钱生钱,生存是首要。

过去是内容把关人,现在还要当营销总监和产品经理。

百无一用是书生,对习惯了青灯伴书案的书生们来说,拉下面子找钱谈钱,跳进商海淘金淘币,真是第一难为情啊。 就像我,至今还在反复修改着商业计划书BP,有个好主意,就是不愿卖个好价钱。 因为我被老道消息那篇《姑娘,我想要投资你》给吓着了,防火防盗防你国中年男子,我可不想在总统套房谈项目,多俗不可耐啊,至少也要在五道口13club、麻雀瓦舍、江湖或MAOlivehouse吧,那才是大龄摇滚女青年喜欢的地。

所以,首先,放下身段、放下面子、放下清高、放下一切,甚至牺牲色相频频参加创业路演在各大论坛会议沙龙站台,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罢。

第二道坎:技术,过去重策划,现在还要懂技术。 在报刊社,常常策划整版的特别报道,封面主打,做得响,可以一炮而红。

为了这些独家的创意,主编们也是煞费苦心。

如果还有点技术活的话,就是排版设计,这也有美编室的同学们操心了。

可到了新媒体时代,雄霸新闻资讯类第一梯队的都是偏技术型的公司,比如今日头条,然后是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品一点资讯、头条快报、UC头条……APP、大数据、小程序、云计算、人工智能;个性化搜索、兴趣化推荐……诸多技术名词和应用让主编们心生焦虑。

现任一点资讯总编辑的资深媒体人吴晨光《自媒体之道》一书中,他是这样写道:在一点资讯的转型和突破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难于从报纸到门户。

我曾一度搞不懂这里对内容的推荐逻辑;一度搞不懂人工智能的基本概念;面对满眼的用户核心行为数据,茫然不知谁是重要的、谁是次要的;当天生傲娇的算法工程师对我说我们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时,默默地坐在他们对面仰望房顶。

这是一个已经蹚下深水的新媒体人发出的感叹。 而对大多数媒体老人来说,是先做个微信,还是开发个APP微信是做订阅号还是服务号企业号,可以链接什么功能开发一个APP要多少钱找什么样的技术合伙人,什么样的程序员是外包还是招聘自己人一问到这样的问题就被程序猿嘲笑外行。

过来人都说,技术真不是问题,内容才是王道。 这道理我也懂,可是,对一个技术盲来说,那里有多少个坑我能幸运地跳过去第三道坎:思维,过去纯粹媒体思维,现在还要有互联网思维。

写到思维这么深奥的词,我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思维中。 就这个小点,估计能扯个论文了。

以前,说到报社杂志社广播电视,我们定义为媒体,是媒体就不可避免的带上宣传动员、舆论导向的光环。 而现在,像今日头条之类,已经可以说是互联网公司了。

我们不会说中国青年报是互联网公司,这就是区别。

如何在传统的蛋糕上,涂上互联网思维的奶酪第一就是用户思维,谷歌就深谙这个道理,一切以用户为中心,其他一切纷至沓来。

在2008年,小米创始人雷军就提出了专注、极致、口碑、快的互联网七字诀。 而口碑,则是整个互联网思维的核心。 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在《参与感》一书中说,互联网思维就是口碑为王,用什么方法让口碑快速引爆第一是参与感,第二是参与感,第三还是参与感。 他们总结了参与感的三三法则,三个战略:做爆品、做粉丝、做自媒体;三个战术:开放参与节点,设计互动方式,扩散口碑事件。

新媒体插上互联网的翅膀,发明了很多新玩法。 玩转社群的逻辑思维、正和岛;与世界分享你的知识、经验和见解的知乎;满足偷听好奇心的分答;定位生活、潮流、文艺的一条;大数据分析公众号排行和舆情热点的清博……传统媒体的主编们,你玩得转这些吗自认为,第三点是最难学的一招,是天龙八部中的亢龙有悔。

从一个挥舞笔墨的文人,要修炼成一个有互联网思维、有创新精神、有创业精神的CEO,实属不易,一旦开始,亢龙无悔。

天下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学习飞人刘翔,跨过一道道栏杆,埋头冲向终点,即使因伤退赛,也死得难看、生得伟大。 你能迈过这三道坎吗枪已经鸣响,赶紧冲啊!(免责声明:此文内容为本网站刊发或转载企业宣传资讯,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仅供读者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