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迅网

全迅网

2018-02-24 19:11

  人民日报客户端2015年10月,人民日报客户端全新改版,推出“政务服务”、“生活服务”等新功能,支持城市定位,根据用户所在城市,提供对应的政务信息、便民缴费、文化娱乐、生活休闲等服务。推出音频、视频、3D动画、直播、话题等多形态产品,呈现形式更加丰富,让权威新闻更立体,即时资讯更“好玩”。“听”“视”频道推出一系列重量级的音视频栏目;“帮”频道增加调查、投票等功能,您只需奉献一“点”爱心,就能汇聚成公益洪流。胡家福,男,汉族,1967年10月生,山东昌乐人,1993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0年7月参加工作,山东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大学文学学士。

  不知这是不是圣诞老人派发给蔚来的一份厚礼?  本月中刚刚发布完旗下首款量产车型ES8的蔚来,有望迎来又一位具备多年传统汽车制造经验的高管。

  据知情人士透露,原沃尔沃汽车旗下高性能品牌Polestar全球CTO及中国区总裁、沃尔沃中国研发公司总裁沈峰将加盟蔚来汽车,出任蔚来汽车负责质量的副总裁,并担任质量管理委员会主席,直接向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斌汇报工作。   沈峰  沈峰其人与蔚来魅力  沈峰曾先后供职于福特、沃尔沃两大汽车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沈峰生于1963年,美籍华人,1996年获得美国奥本大学机械工程博士学位,他拥有20余年在全球汽车工业界的工作经历,曾担任过美国福特汽车公司的6-Sigma质量管理黑带大师、技术专家,吉利集团V项目总监等重要职务,曾参与完成了吉利对沃尔沃的并购案,阅历丰富,在业内拥有极高的口碑。

  沈峰作为始建者之一参与领导完成的吉利集团并购沃尔沃汽车这一历史性事件,被评为世界上最成功的国际并购案之一;他领导创建的沃尔沃中国研发中心奠定了沃尔沃汽车在中国的研发格局。

2016年,沈峰担任沃尔沃旗下性能车品牌Polestar全球首席技术官(CTO),同时继续担任沃尔沃汽车集团亚太区研发副总裁、沃尔沃汽车(中国)研发公司总裁,和中瑞交通安全研究中心理事长职务。 2017年,Polestar独立运营。

沈峰出任Polestar全球CTO、中国区CEO。   蔚来之所以选择沈峰,与后者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新能源汽车和智能交通等领域的工作不无关系。

事实上,在沃尔沃的新能源汽车计划中,沃尔沃C30电动汽车与V60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正是由沈峰带领的团队参与积极推动的。

  此番加盟蔚来,作为质量副总裁,沈峰将负责蔚来旗下产品从研发生产到交付全生命周期的质量管理工作,这也是当下外界对于蔚来汽车最为关注的方面。

提高蔚来电动汽车的产品品质,这将是沈峰的蔚来使命。   曲线获取生产资质、量产首款车型、融资进度稳定且乐观……或许,蔚来对汽车人才的吸引力正是在于这种“靠谱”系数。

而蔚来前段时间迎来的另一位重量级人物,则是原北汽集团党委常委、北汽集团新技术研究院院长李峰,其新职务是蔚来资本合伙人,李峰在北汽积累的研发、营销、制造、公司管理经验,将成为帮助蔚来迅速成长的财富。   蔚来的高管人才库不仅在此。

蔚来汽车此前还收纳了奇瑞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秦力洪、上汽集团新能源事业部原副总经理黄晨东、观致汽车原采购兼人力资源及政府事务执行总监周欣、广汽本田原副总经理蒋平,以及菲亚特中国原全球采购中心副总裁郑显聪、雷克萨斯中国原副总经理朱江等,这就是蔚来正在不断扩大的人才版图。   在蔚来ES8发布会上,李斌表示,未来,继首款车型量产后,新的量产车型也已在蔚来的研发日程表中,而且随着购买人群的扩大,蔚来还将进一步在换电站建设、电池技术上下功夫。

想必,正在春风得意之时的蔚来,将凭借自身魅力吸纳更多传统汽车界的高管人才。   吸引力决定人才流向  事实上传统车企人才出走新造车势力似乎已经成为汽车行业盛行的一股流行风潮。   近两年最为业内熟知的案例有:丁磊卸任上汽集团副总裁兼上汽通用总经理,出任乐视汽车联合创始人、全球副董事长、中国及亚太区CEO(已卸任,最新职务为东海岸基金和华人运通董事长);张海亮卸任上汽集团副总裁,后历任乐视汽车总裁兼COO,乐视超级汽车全球CEO,北京电咖董事长;刘明辉卸任一汽技术研发院副院长,任小鹏汽车副总裁;谷峰卸任上汽集团CFO,任爱驰亿维联合创始人、CEO……  可以发现,这些曾经在传统车企担任要职的汽车人才,覆盖了研发、营销、生产等多个背景领域,传统车企全产业链人才集体出走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是什么原因促使这些传统车企的顶梁柱纷纷出走新造车势力?  一方面,和传统车企一样,新造车势力们也面临着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技术人才、销售人才以及资金投入的缺乏,人才缺口较大是这些“后起之秀”更加深刻地意识到的问题,他们不惜重金,面向传统车企高管“不拘一格降人才”,大量地招兵买马,于是出现了业界所谓的挖“墙角”现象。   当然在另一方面,记者以为,国内的传统车企多数是在一个由国企体制主导的环境里成长,面对电动化、智能化的未来汽车发展趋势,传统车企固有的“体制藩篱”难以发挥汽车人才的能动性,而造车新势力所独具的灵活体制与机制可能给予他们更多施展抱负的空间与主动权,这对于传统车企高管们颇具吸引力。

  编辑:薛亚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