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兴奋揣测不解

伊人电影 www.lingnanz.com 军嫂重生记 1382 作者毓轩 全文字数 4592字

韩子禾这两天喜气洋洋。 无论她是说话,还是走路做事,都能看出那股高兴的劲儿来。 原因无他,是郑源告诉她,楚??旎乩戳?。 “交接工作都准备好啦,等老楚回来,这边儿再派人出去扫尾。不过,嫂子,他回来,应该也是直接安排到疗养院,等身心调养的好多了,就会回来,你别着急?!敝T辞凹柑?,小声告诉她。 “你这么说,会不会违规???”韩子禾早就有心打听,可是又怕违规,一直强忍着。 郑源以拳抵口,轻轻地干咳了几声,道:“还不是老楚交代的!反正关键信息我也没说,而您,您又不会到外面儿说去?!? “那肯定!我连孩子都不说呢!”韩子禾捂嘴,表示自己嘴巴很严。 郑源呵呵一笑:“大家相处这么久,谁是什么脾气,还能不清楚?放心,自然放心!” …… “妈妈,您怎么天天做这么丰盛的晚餐??!”多多吃的,高兴极了;当然,高兴之余,也不免有些疑问和好奇。 “我高兴,不可以?”韩子禾笑嗔道。 说到真正的理由啊,当然是给楚铮准备的咯,毕竟,谁知道他什么时候给她惊喜??! 和他分别许久,她都舍不得他回来的第一天将就着吃。 可惜不知道他回来的具体日期,不然,她就可以有针对的做饭了,也不用像现在这样每天都这么做,做的饭菜之丰盛,从看她吃的都有点儿胖了这一点,就能看出来。 “呵呵,您这几天都很高兴哦!”湛湛笑眯眯道,“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儿?说出来给咱们分享分享??!” “现在不能说,这可是要给你们惊喜呢!”韩子禾控制不住脸上的笑容,要不是知道不能说出来,她真想让孩子们一起分享她的快乐! “难道是说……您有作品卖出好价钱啦?还是说登上名导演的大屏幕啦?”湛湛猜测起来。 韩子禾瞥他一眼道:“你就知道价钱?嘁,你也太庸俗啦!” 湛湛:“……” 说实话,他长这么大,还真第一次听到他妈说话是这样的调调儿,莫不是……他爸要回来啦? 想到这儿,湛湛激动起来,眼瞅着就要站起来问了。 “嘿哟!”刚要激动的湛湛,让他哥一脚给踩的冷静下来。 “安静!”韩品看向湛湛,笑眯眯跟他道,“有话回来再说,现在请安静的吃饭?!? 湛湛:“……” 他可太了解他哥啦! 他哥这人越长大就越解译腹黑这个词汇的真实涵义。 所以,他哥这般举动,只能说明一点——他哥看出他之所以这么兴奋的缘由了,可他不想让他说出来。 好吧,这活的明白的人,总会有点儿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寂寞,无所谓,他可以等,虽然高处不胜寒,但是至少空气好,氛围好??! 心里胡思乱想,湛湛表面儿平静地将饭吃完,趁宁宁和多多洗漱之际,一把将他哥哥拽到房间里,问道:“哥,我问你,你刚才是不是猜到啥啦?” “你以为就你能看懂小姨行为背后的深意??!”韩品敲了湛湛额头一下,笑道,“你以为小姨为什么不说出来?” “保密!”湛湛瞬间冒出一层冷汗来。 对??!他爸现在还没回来了!有关他的消息,任何消息都应该属于保密范围。 他若是一时兴奋,说出口,家里大人还好,他和他哥肯定不会说秃噜嘴,可是宁宁和多多呢?这俩小孩儿正好儿是容易说漏嘴的时候。 “真幸亏哥你踩我一脚??!”湛湛摸了一把根本就不存在的冷汗,连连后怕。 “太夸张啦!”韩品都不忍直视这个弟弟浮夸的表现了。 湛湛嘿嘿直笑:“想想爸快回来,就说不出的高兴呢!简直身心通畅!” 韩品:“……” “哥?你咋不说话呢!”湛湛以为他哥会响应他,哪想到,人家根本不理他。 韩品抿着嘴,沉默了片刻,才道:“我随时人那知道的成语数量不多,但是你别想骗我,你身心通畅用在这里形容高兴……合适不?” “这才更说明我兴奋??!兴奋地语无伦次了!”湛湛反应挺快,立刻找了理由。 韩品听了,点点头,伸出拇指点赞:“成!我服你了!” …… 韩子禾虽然知道楚铮就快要回来了,却也没忘记暗中观察特战旅的动静。 她想根据对方隐约的动作来计算楚?;乩吹氖奔?。 “妈妈,您又给我们做好看的衣服?”多多蹦蹦跳跳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看到他妈伏案忙碌,凑过去一看,立刻高兴的惊叫起来。 “是??!这回,咱们家人都做一样的!”韩子禾乐呵呵,道。关于亲子服饰,她已经有心里做好腹案,就等着完善呢! 多多现在看到的,只是一个轮廓线条而已。 不过,即使还没看出衣衫样式,多多还是为新衣服高兴不已。 “瞧把你给乐的!看你这兴奋样,不知情的见到,还以为我不给你买衣服穿呢!”韩子禾好笑的看向多多,轻声和她玩笑,“你自己数数,你有多少件漂亮的衣服了?” “那不一样!这可是您亲手给我们做的!外面买的衣服再贵再值钱,也和您亲手设计亲手制作的不能比呢!”多多和她的哥哥弟弟一样,只要愿意,随便说两句就能让人感动不已。 “算你有良心!”韩子禾刮了刮她鼻梁,就让她自己一边儿玩儿去。 多多见这图纸一会儿半会儿也不能做好,便蹦蹦跳跳找清清去了。 嗯,韩子禾的努力,还真没有白费,自从和清清穿一样的衣服被赞,她和清清的感情就一日千里,突飞猛进??! 加上现在轻轻大一点儿了,也不需要整天睡觉了,和多多的互动渐渐变得多了,小姐俩儿相处时间一长,感情想不好都特别难呢! …… “小姨,您最近有没有出去???我是说市内?!鼻鬃邮奔?,韩品问韩子禾道。 韩子禾摇摇头:“有一阵儿没去那里了!怎么?有事?”
韩品也摇摇头:“哦,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道B大参加活动时,听到有人好像打听您?!? “打听我?什么人???”不知怎么地,韩子禾竟然想起那次带几个孩子去到市里玩儿,让人跟踪的事情来。 “看起来好像学生样子,该不会是想考您的研究生吧?”湛湛接话道。 “学生?只是学生?”韩子禾不放心,又问一遍道。 这回,韩品和湛湛一起点头:“好像还拿着录取通知书呢!” “哦,那可能是吧!”韩子禾松口气,情绪平静下来。 不是她自恋,主要是她怀清清之前,她上的课被评选为了教育部颁发的“名师讲堂”不说,上课视频还被传到网络上,让大家广泛传播出去。 后来,她又受学校委派,到市电视台和央视教育节目上露脸,因为她讲课生动风趣,向来以引人入胜著称,所以又被学生投票奉上了同样被教育部认可的“名师名家”的名头。 从这个角度看,若说有学生慕名找她,也能说的过去。 这么想着,她便放下心来,只是叮嘱湛湛韩品平日里出去,定要多加小心,尤其是在外面,小哥俩儿一定要秤不离砣。 湛湛和韩品闻言,自然赶紧称是。 他们向来鲜少反驳她的话,更是从未和她顶着来。 韩子禾见他们听话,心里甚是欣慰:“等你们老爸回来,就好了?!? “爸爸快要回来啦?”宁宁和多多耳朵也很尖,听到韩子禾提楚铮,立刻迫不及待跑过来,扒拉着她胳膊,问道。 “你们也想你们爸爸啦?”韩子禾以为楚铮离开那么久,也就四岁多的宁宁和多多,怎么都会和他生疏。 虽然不至于忘记他,可也不会这么期盼。 不想,这俩孩子让她想差了。 “当然!孩子怎么可能不喜欢妈妈,不想念爸爸?”宁宁和多多,用两张相似的脸和同样看弱智一样的眸光看向韩子禾。 韩子禾:“……” 虽然说,懂事的孩子也会有熊的一面,但是,这俩孩子么——呵呵,应该说是,再熊的孩子也有懂事的一面才对! …… 韩子禾在日历上又标注了几个符号,这是她从观察之中得出来的猜测,也是楚铮有可能回来的日子。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湛湛没忍住,偷偷摸摸找到韩子禾,小声问道。 因为他是直接凑到她耳畔说的,所以声音虽小,但韩子禾听了个一清二楚。 登时,韩子禾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同样小声问他:“你怎么知道的?” “唔唔唔!”知道轻重缓急,所以,湛湛没有挣扎,任凭韩子禾捂住他嘴巴。 “猜的?”韩子禾松开了手,小声道,“还有谁知道?哦,对啦!你韩品哥哥肯定知道!” 这都不用猜,那小孩儿可聪明咧! 湛湛摸摸鼻子,乖乖地说道:“本来那天我就看出来了,若不是哥哥反应过来,一脚踩我,我可能就说出来了!” “要这样,你弟弟妹妹都要因为你而关禁闭了——毕竟他们不是你和韩品,若让他们俩知道你爸爸他快回来。保准得嚷嚷的大院草木皆知!” “哥哥也是这么说的?!焙啡缡邓档?。 韩子禾点点头,叮嘱:“既然知道保密,那我就不多说其他了,可你得记住,一定一定不要和别人说关于你爸爸出差的的事儿,知道么?” “嗯!”湛湛兴奋地点点头。 韩子禾有了可以说说心里话的对象,也很高兴啊。 …… “这就回来啦?”湛湛和韩品这几天一直都不着痕迹的帮韩子禾,帮她收拾屋子,帮她准备饭菜,很努力的和她一起开心,和她一起忙碌,帮她一起分担心理压力,真是一对好孩子! “回来什么???”同样很高兴的宁宁和多多问道。 最近这些日子,可把这俩小家伙儿高兴的!每天有好吃的好喝的好穿的,还有好玩儿的!简直像在童话世界里一般,太幸福了! “你们俩做作业了么?”韩子禾出现在他俩身旁,拎起他们的衣领,故意点着他们俩人的鼻子,道,“别以为你们做出和哥哥说话的架势,我就不会让你们写作业?!? 韩子禾所谓的作业,不是幼儿园留给他们的,而是韩子禾根据他俩的学习进度和接受能力,另外留给他们做的,为的就是夯实他们的知识基础。 “好——!”俩孩子对韩子禾都没脾气了,一听吩咐就立刻遵命! “你们俩过来!”等看到宁宁和多多进屋,韩子禾这才冲韩品和湛湛招手,“估计你们爸爸这两天就回来了!” 她轻声耳语,韩品和湛湛高兴的快要跳起来了。 …… 在自己屋里,耳朵贴在门上,正悄悄儿偷听外面动静的宁宁和多多却相视了一眼,一起说:“有问题!” “肯定有问题,不然他们怎么可能背着咱们说悄悄话呢?”宁宁皱着眉毛分析道。 多多点头道:“就是,前几天他们说咱们听不懂的话也就算了,今天更过分,直接找借口将咱俩哄回来,若说没问题,谁信?” “不行!咱们得想办法调查一下!”姐弟俩不约而同挥拳道。 …… 晚饭过后,宁宁冲多多一使眼神,俩人一起决定这回装傻,说啥也不会自己屋了。 这回韩子禾没有坚持哄他们回去,只要他俩不闹腾,她也就随他们俩意啦。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让原本紧张的有点儿古怪的氛围一变! 韩子禾来不及和湛湛韩品说话,也顾不上宁宁多多好奇的眼神。 几乎是门外声响一出,韩子禾便若旋风一般,跑出去了。 临开门前,韩子禾想起关心自己的形象来。 将已经放到门把手的手收回,利落地摸摸头发和衣衫,确认挺好的,这才深呼口气。 此时,湛湛韩品和宁宁多多也都跑出来,跟她身后面了。 “你……”韩子禾明媚的笑容,在她打开门,看到来人时,明显一顿。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