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闭幕《过年》带来“贺岁”芭蕾
  • M2增速为何这么低,钱都去哪儿了?
  • 国有资产报告制度建立 今年10月将首次晒国资家底
  • 置富科技与华澜微电子正式签约,联合开发信息安全固态存储项目
  • 专家解读出入境“新八条” 外籍华人签证居留更便利-政策解读-时政频道-中工网
  • 数字经济:在线教育,打开你的知识空间
  • 福建发布春运交通提示 首个出行高峰2月7日开始
  • 还在日思夜想翘首以盼凤凰财经峰会?这一次,她真的来了!
  • 不合理现象突出 11省市违规围填海项目或面临拆除
  • 网友质疑商铺缴纳垃圾处理费标准 福鼎市环卫处解答详情
  • 英国将开展用光遗传技术治疗视力障碍试验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北京“三步走”路径画出美丽乡村
  • 日本非法投资、代购类诈骗案多发 中使馆吁警惕
  • "最美晋中人"颁奖大会隆重举行
  • 太原将建重要产品追溯体系
  • 374 激怒

    全迅网 www.lingnanz.com 我就是如此娇花 374 作者月下无美人 全文字数 4437字

    冯乔对着昭平郡主怒气冲冲的样子,半点都不着恼,只是说道:“郡主的事情,自然是轮不着我管,我只是替郡主觉得不值罢了?!? 昭平恶狠狠的看着冯乔。 冯乔笑了笑道:“堂堂郡主,长公主之女,与人在街头大打出手不说,还被襄王当场扫了颜面,今天夜里这事儿,怕是不到明日就能传遍了京里头?!? “我听说连云县主和程侍郎家的公子亲事近了,那程侍郎又与襄王有旧,此事定能传到他们耳朵里,连云县主与郡主你交情深厚,你说她若是知道了今天夜里的事情,会不会去找找冯妍,听听郡主的笑话,再好生替你宣扬一下,也好叫人知道,郡主你为着个求而不得的男子闹出来的笑话?” 昭平郡主一听冯乔提起慕连云,整张脸都青了。 慕连云是忠义候慕薛的妹妹,两人父母亲早逝,府中只有慕家二老,早年慕家因为救驾有功,慕薛为了救永贞帝而死,事后慕薛被追封为忠义候,而慕薛的妹妹慕连云被封了连云县主。 慕家虽被封侯,可慕家两老却因嫡孙之死心伤难愈,不愿居于京城,便带着慕连云回了慕家老宅,一直到了大半年前,慕连云才回了京城居住在舅舅家中。 慕连云容貌出色,又颇有才名,其舅母那时候看中了顾家的顾煦,便想寻了人为他们说亲,两家本来都是有意,只是后来因为顾家牵扯到了七皇子的事情里,顾家无心此事,慕连云的舅母也怕自家外甥女牵扯到了顾家的麻烦里,从而歇了这心思,两人的事情就不了了之,可是谁知道这事情不知道怎么的,就传到了昭平郡主的耳朵里。 昭平郡主这些年本就视顾煦为禁脔,不许任何人窥探,一知道这事怎还能忍得下去,结果就在几个月前,趁着一次赏花宴的时候,昭平郡主让人弄湿了慕连云衣裳,然后又趁着她去房中更衣的时候,引了刑部侍郎家的公子坏了慕连云的名声。 好在男方肯认账,也是个有担当的,当场就认下了这桩亲事,可就算是这样,慕连云也是被坏了名声,跟昭平郡主可谓是成了生死仇敌。 慕连云的舅母是个不肯吃亏的,又心疼慕连云被人算计,一状就告进了宫里,慕家两老得知此事,更是险些一头碰死在御书房外,永贞帝记挂着忠义候的救命之恩,为着这事骂了昭平郡主,回了府后,安岳长公主也狠狠教训了她一顿。 慕连云记恨昭平郡主毁她名节,一心一意的跟她做对,但凡是有昭平的场合,慕连云从来就没有给她留过脸面,更是将昭平扒着顾煦不放的事情宣扬的人尽皆知,偏偏不管是永贞帝还是安岳长公主都不许她对慕连云动手,如今那慕连云简直就是昭平的克星。 明明只是个县主,却生生的压了昭平一头,要是让慕连云知道了今天夜里的事情,她还指不定会怎么嘲笑她。 昭平郡主想到这里,脸色铁青的看着冯乔说道:“你是故意来笑话本郡主的?!” 冯乔收了笑脸说道:“我笑话郡主,对我有什么好处?” 昭平郡主抬头看着冯乔。 冯乔淡声道:“郡主可知道那个冯妍是谁?” 冯妍… 冯乔… 都姓冯? 昭平眉毛微掀,心中有些猜测,而没等她开口,冯乔就已经直接说道:“她是我大伯的女儿,也就是我杀母仇人的女儿?!? “郡主应该听说过冯家以前的事情,我祖母被她祖母害死,我母亲也被她父亲害死,早年还在府中的时候,她也曾处处找我麻烦,我与冯妍之间不共戴天,只是当初冯家上下死的死,散的散,我爹爹怕落人话柄,说我们斩尽杀绝,所以才留了他们母子性命?!? “经此一遭,我原以为他们会远离京城,从此不再出现在我们眼前,可是没想到她居然留在了京城不说,还和襄王牵扯到了一起,而且她居然还能让襄王应承了将来登基要封她为妃…” “我怎能让她如愿?!” 冯乔脸上带着冷色,说起冯妍时脸上的厌恶毫不掩饰,昭平郡主对她的话也没怎么怀疑。 她虽然没想到那个冯妍会是冯家的人,但是当初冯家的事情她却也是听说过的。 冯老夫人为求正室之位,易子杀死原配,又因不满冯蕲州的妻子,和冯家老大联手杀死了冯蕲州的妻子,那时候冯远肃入狱之后,冯家的事情在京中闹的沸沸扬扬,几乎将冯家的过往掀了个底朝天,那时候府中的丫鬟还拿这事当笑话说给她听过。 听着冯乔对冯妍满是厌恶,昭平心中的气总算顺了一些,只是脸色依旧难看,嘴里嘲讽道:“她与你有仇那又如何,本郡主要是你,早就直接弄死了她,凭什么白白让那个贱人活着碍自己的眼?!? “你跟本郡主说这些,莫不是想要本郡主出手替你对付她,我告诉你,别做梦了,本郡主是不会放过那个贱人,可照样也看你不顺眼,你们两个在本郡主眼里,没什么区别!” 要不是碍着母亲的话,她当初早就收拾了冯乔。 她可还记着那天在五道巷时,冯乔害的她差点“车毁人亡”的事情。 想要让她出头去对付冯妍,她想得倒美! “玉儿,我们走!” 昭平郡主冲着冯乔冷哼一声,转身就想走。 冯乔见着她那模样,站在那里低笑出声:“我还当郡主真如传言那般天姿盛宠,却不想原来也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怎么,见着冯妍有襄王护持,连郡主也肯对着她忍气吞声了?” 昭平郡主猛的回头,看着冯乔柳眉倒竖:“你说什么?!” “难道不是吗,今天夜里的事情谁都看得出来,襄王为着冯妍,踩着你昭平郡主的脸面不说,连安岳长公主的面子也被踩到了脚底,他如果真的只是想要护着冯妍,难道就不会等你带走她之后,再私下与你讨要于她吗,非得当着众人的面扫你的脸面,让得所有人都看你笑话?说到底,他不过是不将你放在眼里罢了?!?div class='readmidad'>
    “你陷害连云县主和程家公子的事情,京中人人皆知,如今程家和慕家好事将近,程侍郎又占着刑部的口子,指不定这事就是襄王拿着你的脸面去给程侍郎做贺礼,既能收拢了程家的心,又能让得忠义候府对他感恩戴德,不过是得罪了个毫无实权的郡主,回头再寻上些小玩意,上长公主府哄哄你母亲,此事便会不了了之,而你昭平郡主却成了满京城的笑话?!? 冯乔说话时,脸上露出些嘲讽:“我的确与冯妍有仇,今日恰巧看到了她和襄王的事情,也想着你眼里是个揉不下沙子的,可如今瞧着,也不过是个胆小怕事的?!? “玲玥,咱们走吧,也别为难人家昭平郡主了?!? 冯乔把手里的花灯一扔,带着玲玥转身就走。 “冯乔,你给我站??!” 昭平郡主却是被冯乔的话气得满脸铁青,眼看着冯乔离开,就开口让人去抓她,可那两个丫鬟还没靠近冯乔就被玲玥给掀翻在地。 玲玥对着两个丫鬟没有留情,眼见着昭平郡主朝着这边扑了过来,顺脚将地上的花灯挑起朝着昭平踢了过去,那本是轻巧的灯笼却像是附着了巨力,直直的砸在昭平肚子上,撞的她一屁股坐在地上。 冯乔扭头上下看了昭平郡主一眼,然后撇撇嘴不屑的“嘁”了一声说道:“郡主怕也就只能在我这里逞逞能了,那冯妍有襄王护着,以后说不定还真能赚个妃子当当,也不知道到时候郡主是不是也得跪下叫她一声娘娘?!? “你??!” 昭平气得一口气险些喘不过眼,眼见着冯乔带着丫头大摇大摆的离开,顿时狠狠的抓着花灯砸在地上,气得泪珠子直转。 冯乔… 该死的冯乔??! 她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 玉儿想要扶她,昭平却是一手捂着肚子一手疼的用力推开玉儿怒声道:“回府,我要找母亲,我要告诉母亲冯乔冒犯我!” 玉儿张了张嘴:“可是…可是长公主她进宫了…” “进宫,我也要进宫??!” 玉儿听着昭平郡主的话顿时急声道:“郡主,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宫里怕是已经落锁了,不如咱们先回府,等长公主回来……” “你给我闭嘴!冯乔敢打我,就是冒犯皇室,我要去见皇帝舅舅,我要去见母亲…该死的冯乔,该死的襄王,我不会放过他们??!” 昭平郡主从小到大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她此时只觉得肚子被撞的一阵阵的抽疼,像是有刀子在那里来回磨似得,疼得她冷汗直冒,她心里对冯乔简直恨进了骨子里。 让玉儿搀扶着她,昭平一边骂一边转身就朝宫中的方向而走,而等着她离开之后,本该离开的冯乔却是带着玲玥、还有一直被她要求隐藏在暗处不准露头的廖宜欢走了出来。 冯乔拍拍手看着玲玥问道:“刚才没留下什么痕迹吧?” 玲玥摇头:“没有,奴婢留了些暗劲,能让她疼上一会儿,但是验不出伤?!? 冯乔满意的点点头,果然还是玲玥办事靠谱。 廖宜欢有些愕然的看了眼蜷着肚子爬上了不远处的马车的昭平郡主,再看看身旁的冯乔,动了动嘴唇:“为什么不能留伤?” 冯乔闻言扭头:“打人不打脸,昭平好歹也是皇室的郡主,寻常打闹大可以说是小女儿家的矛盾,她欺负了我我还手罢了,可如果留了痕迹,那就是冒犯皇室,她娘可是长公主,我可招惹不起?!? 廖宜欢听着冯乔的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要是相信了她的话才有鬼! 廖宜欢望了眼宫墙的方向:“眼下宫里出了事情,怕是各处宫门都已经禁严了,昭平郡主真能入得了宫?” 冯乔轻笑:“当然能,你可别忘了她是长公主的女儿,长公主被人行刺受了伤,昭平入宫探望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更何况你别小看了昭平闹腾的能耐,皇室里那几个公主合起来都比不过她一人,这满宗室里面,昭平的骄横可是头一份的?!? 廖宜欢想起刚才昭平郡主的所作所为,倒是有些认同冯乔的话。 如果不闹腾,哪能弄得出来今天晚上这出事情,而且端看她对襄王的态度,就能知道昭平郡主平日里有多跋扈。 襄王好歹也是封了王的皇子,她都能那般谩骂,面对其他人还不知道是什么模样。 廖宜欢见着冯乔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乔儿,你为什么要故意让昭平郡主和襄王对上?” 冯乔扬扬嘴角:“不对上,怎么能替你哥和七哥解围?” 不管今夜的事情是何人所为,她都要让昭平成为今天晚上事情中的意外,去解廖楚修和邵缙的困局。 “什么意思?” 廖宜欢闻言有些茫然,显然没明白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昭平入不入宫,跟她哥他们有什么关系? 昭平又怎么替她哥他们解围? 冯乔见着廖宜欢不解,笑了笑也没多说,廖宜欢的干净就是因为她的心思从来都不在这些弯弯绕绕上面,廖楚修将她?;さ暮芎?,她自然也想廖宜欢就这般恣意活着,不必去学着那些阴私诡计的事情。 冯乔伸手挽着廖宜欢的胳膊说道:“好啦,也别想她了,大过节的扫兴,现在时辰还早,不如你去我府上,说不定还能赶得上李妈做的元宵?!? “???” 廖宜欢瞬间被拐偏了心思。 冯乔拉着她一边朝回走,一边说道:“李妈最近手艺又长进了,你不是爱吃山楂吗,回去让李妈多做些山楂核桃馅的,对了,我还让李妈做了些咸汤圆,待会儿你也尝尝…” “咸的?我不要!” “别不要呀,咸的也挺好吃的…听说南边还有人家吃肉汤圆呢,混着辣酱一起好吃…” 廖宜欢脸都绿了,对冯乔喜欢的口味满心抗拒:“不要,我不吃??!”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