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闭幕《过年》带来“贺岁”芭蕾
  • M2增速为何这么低,钱都去哪儿了?
  • 国有资产报告制度建立 今年10月将首次晒国资家底
  • 置富科技与华澜微电子正式签约,联合开发信息安全固态存储项目
  • 专家解读出入境“新八条” 外籍华人签证居留更便利-政策解读-时政频道-中工网
  • 数字经济:在线教育,打开你的知识空间
  • 福建发布春运交通提示 首个出行高峰2月7日开始
  • 还在日思夜想翘首以盼凤凰财经峰会?这一次,她真的来了!
  • 不合理现象突出 11省市违规围填海项目或面临拆除
  • 网友质疑商铺缴纳垃圾处理费标准 福鼎市环卫处解答详情
  • 英国将开展用光遗传技术治疗视力障碍试验
  •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北京“三步走”路径画出美丽乡村
  • 日本非法投资、代购类诈骗案多发 中使馆吁警惕
  • "最美晋中人"颁奖大会隆重举行
  • 太原将建重要产品追溯体系
  • 第607章 宾馆里的调查组

    伊人电影 www.lingnanz.com 寻尸人 607 作者洛琳琅 全文字数 2191字

    那是一个很黑的画面,摇晃不定的空间说明当时的邓老二应该是在一辆车里。不知怎的,我能感觉到这些画面既不连贯,而且还前后颠倒。 接着就见邓老二出现在一条没有路灯的乡村公路上,他应该是在路边打车,可最后停下来的却一辆灰色的五菱宏光。 因为当时天色已经很黑了,所以邓老二并没有看到那辆五菱宏光的车牌照??伤绻歉錾杂幸坏闵缁峋榈娜?,就不可能在这个时间段上一辆陌生的车辆,可是邓老二却想都不想就直接上了车。 当时车上连同司机一共是两个男人,可因为光线的问题,邓老二只能看到司机的相貌。不过听声音,坐在后面的男人应该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 上车后邓老二就开始和对方攀谈起来,他主要是想打听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准备出兑的小工厂??删驮谡庖焕炊サ慕惶钢?,邓老二就把自己身上带有现金的事情说了出去。 对方出手的很突然,应该是用一根不算太细的绳子将他勒死的,就在他人生最后的记忆中,他闻到了车里一直都有一股非常难闻的味道,就像是农贸市场里卖肉区的猪腥味儿。 从邓老二的房间走出来后,我给黎叔使了一个眼色,让他找机会和邓总一个人单独谈一谈。因为如果现在贸然把邓老二的死讯告诉邓老爷子,估计他直接就得撅过去。 邓总看我们一个个脸色阴沉,黎叔又暗示他先把老爷子送走,估计他心里也明白,我们可能是发现了什么关于他弟弟的一些事情了。 之后邓总是好说歹说才把老爷子给劝走了,然后带着我们几个去了宅子里的书房当中。 “黎大师,现在这里也没有别人,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邓总说道。 黎叔点了点头,沉声的说,“刚才我侄儿在去你弟弟的房间里查看时发现,他……已经不在了?!? “什么?!”邓总听了立刻激动的站了起来。 黎叔见了忙拍拍他的肩膀将他安抚下来说,“这事你先别急,毕竟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如果你不想让邓老爷子知道这件事,我们会帮你保密的?!? 邓总听后低头沉思了片刻,才抬起头幽幽的说,“过了这么多年,还能找到他吗?” 黎叔听了就看向了我说,“我这个侄儿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如果你真想要找到你弟弟,那就要看我侄儿能不能在他的记忆中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 没办法,最后我也只好将那些零碎的片段向他们描述了一遍,当我说到邓老二当时身上穿的衣服和手中提的皮包时,邓总就非常惊讶的说,“那就是我弟弟失踪时穿着?!? 这样看来,事情应该就发生在他入往绥来宾馆的第三天,也就是他和那个冯四宝约好去看厂的当天! 只是现在谁也不知道当时他是为什么会突然爽约,又为什么会出现在那条漆黑的乡间公路上。
    当邓总在我们这里确定了弟弟的死讯后,就拜托我们代他再去一次那个叫绥来的小县城,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帮他找到那个客死异乡的弟弟。 而且邓总还一再强调费用方面我们不用担心,只要找到尸体,钱不是问题!这到是他见到我们之后说的最有用的一句话了! “既然邓总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们爷仨就代你跑一趟吧!”黎叔眉开眼笑的说道。 转天早上,我们就开着邓总的牧马人去了离这里200多公里的绥来县。这个绥来县是一个典型的北方小县城,人口不多,县城也不算大,开着车在四条主街上随便跑一跑,用不上10分钟就能跑出县城了。 不过让我们深感意外的是,9年前的绥来宾馆竟然还在营业,只是门面外的装修早就不知道换了几回了。 我们三人到了地方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个县城太小了,条件好一点的宾馆就这一家! 谁知当我们三人进去一问才知道,这几天也不知道是省里来了一个什么调查组,现在正好住在宾馆里,这就让平时几乎没什么人入住的宾馆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还好,我们去的时候正好还有一间多人房,里面是三张单人床,如果再来晚一些,只怕今天晚上我们就要睡车里了。虽说这牧马人的空间宽敞,可那也不能和宾馆的高床软枕相比不是? 之后宾馆的服务员就带着我们三个去了房间,其间我就有一句没一句的和那个小服务员攀谈着,“哎?这个调查组是来查什么的???是不是这里发生什么大事了?” 服务员听了耸耸肩说,“他们都住进来快半个月了,鬼知道是在调查什么???不过这几天看他们出来进去的似乎都是公安上的人!” 我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向她打听道,“你们这里有没有工作10年以上的老职工???” 服务员听了呵呵一笑说,“有??!三楼客房部的刘姐,现在管人事的杨姐,还有就是我们现在的孙经理,那都是在这里工作了10年以上的老人了!” “你们孙经理今天上班了吗?我们找他有上点事……”我有些兴奋的说道。 服务员听了先是一愣,然后抬手看了一眼时间说,“孙经理上午有事走了,不过下午2点之后应该会来上班,到时候你们在再找他吧!” 等服务员走了之后,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个房间,这里面的装修虽然简单,可是墙面很白,显然是近一两年才新装的,这里虽然谈不上多高档,可也贵在干净整洁。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们三个商量着这事儿该怎么查下去,毕竟我在邓老二的残魂里得到的线索非常有限,这应该是我这几年寻尸的案子中,最难找的一个了。 以我的经验来看,之所以邓老二残魂里的片段又少又缺乏连贯性,那极有可能是因为尸体已经相当残缺了,甚至有可能已经成为一堆碎骨了。
    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