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手段与现实

伊人电影 www.lingnanz.com 作者leidewen 全文字数 2219字

第三更 咸丰不在意女孩的地位,但是他讨厌大家众口一辞。若是说,他们为了女孩子们的权益就能站在一起反对新的观点,那么,之后,自己若提出更新的观点,那些人会不会也这样?这种情况一定不能发生。 咸丰叫来了奇瑞和李鸿章,奇瑞没告诉过除了桂喜之外的任何人,那个一直支持青妤的小报是自己的产业。所以听咸丰的布置,也就只能笑笑,表示会组织人有序的反击。 而李鸿章有点无语,不过李鸿章脑子并不坏,他也觉得反对方有些过了,他觉得其实也不用太过担心。他自己写了属名文章,李鸿章原本也是士大夫们的中坚力量,他的署名文章其实也挺有份量的。不过,也不知道他的份量是总理衙门的副大臣,还是别的。 李鸿章写了文章,奇瑞想想,也写了一篇,也谈女性,他是在欧洲晃过的,对于海外女性的一些?;しò富故怯兴私獾?。其实他也知道,欧洲这会女性所谓的自由,也不过比大清好那么一点点。但是,该有的禁固,一点也不比大清少。特别是贵族少女,条条款款有过之无不及。不过,政治需要,他还是别说了。 他还鼓励简冬儿也写了篇文章,就放在自己文章的边上,让简冬儿公开自己观点。女性是什么?首先,她就是个人。无论谁也不能否认,女性是一个人的本质。是人,就得有她作为人的权利。她不该成为父亲,丈夫,甚至于儿子的附属品。 她们有受教育的权利,她们也有工作的权利,甚至于他们有选择能和自己共渡一生那个人的权利。若是这个人不合适,那么,他们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而不是任男人三妻四妾,而女人就只能忍气吞声。 不得不说,简冬儿这篇文章有点弄巧成拙,若只是让奇瑞和李鸿章来撰文,大家看总理大臣,副大臣都公开表态了,也就知道,这是皇家的意思了。中国人多少还是有点畏惧皇权的,特别是那些士大夫们,有风骨的,真没几个。有也只会在家吼吼,自己坚决不改,但不代表他们敢公开反对。 可是简冬儿的表态,就是一石击起了千层浪,所有的矛头都对着简冬儿来了。简侍郎都向咸丰递了辞呈。他不能说,他是因为女儿的言论而表示愧疚,只说自己年老力衰。 青妤骂了奇瑞一顿之后,自己带着简冬儿一块出宫了,他们还把京中的一些驻华使节夫人一块带着去参观育婴堂,他们一块坐着马车青妤从头到尾都拉着简冬儿的手。离开时,还不经意的对身边人说,总理夫人在她看来,就是天下第一贤惠之人。 皇后虽说不能像皇帝一样金口玉言,但也是一言九鼎的?;屎蟮比徊豢赡芙邮懿煞?,但是她的话,就是皇家的态度,简冬儿说的话,她无条件的支持。 而咸丰在朝上在某位有心人的禀奏中,听到了某些‘疑虑’后,也发表了重要讲话,他的话可是要进邸报的,五品上官员都是要认真阅读的。 咸丰充分肯定了女性在国,在家里所承担的重要作用,顺便深情的回忆了自己的母亲和养母。顺便说谁又不是人生父母养,为什么承认女子的地位对某些人就那么难?这简直就是忘本!
咸丰都这么说了,也就对这件事定了性,尊重女性是作人基本的道理,不尊重女性就是不承认你是人生父母养的! 这话大家还真不好驳,主要是,也没什么人敢驳。 原本天下的道理是谁声音大,谁有道理。现在咸丰的声音最大,谁还敢说没道理? 青妤都要唾弃了,不过想想也是,就算到了二十一世纪有了微||博,主流的声音还是谁也不敢驳,特别是一些国家需要民众认同的,一准没人敢驳。当然了,还是比现在强多了,毕竟键盘侠们有个屏幕挡着,做起事来,还是比较随性。 而报上的争执刚刚告一段落时,曾家的家眷们回京了。李鸿章帮他们租了一间三进带花园的房子,曾国藩自己已经先搬了进去,而女婿每天一早就被他的亲兵抓到曾宅,跟他读书。晚上再放回去。而曾国藩不知道的是,女婿不敢把他怎么着,但是回家对妻子却百般凌辱。 而更过份的是,曾国藩教了几日之后,就有各商家前来兑袁某人签的单子。之前为袁榆生还债的,大多在陕甘有生意。而袁榆生总会给曾国藩写信时,顺便提一下,谁谁的生意怎么样,怎么样。 曾国藩虽说是个严肃的人,但是他其实也是有小心眼子的。当初在他在做翰林时,家里弟弟也给他写信,说家乡的县官不好,他虽说回信驳斥了弟弟不要干预地方事务,但是又写道,他好不好的,你们要有证据…… 可以说是手把手的教着弟弟怎么把那位县官给挟制了,由此可以看出这个人的两面性。袁榆生的信虽说会挨一顿骂,但是那商号也就在曾国藩那儿挂了号,在陕甘还是比较能吃得开的,不然,这些年,袁榆生吃什么。 但现在曾国藩被免了职,谁还给袁榆生钱花?一边没钱花,一边还被岳父管,袁榆生能干就怪了。他原本也就是那混不吝的性子,直接让人把单子给岳父,让他给钱。 曾国藩简直都要气疯了。他这回真的觉得女婿真的无可救药了,特意登报说,与女婿断绝关系,从此这个人不再是曾国藩的女婿。 青妤还笑了一下,觉得袁榆生还真是个人才了。让人找岳父还钱这种事都能想得出来。但让青妤更加气愤的事发生了,原本曾国藩已经与女婿断绝了关系,那么曾大小姐曾纪静就可以逃离苦海了。但是,曾国藩却要女儿去袁氏的老家,去照顾婆婆。说丈夫可以不仁,但是她不能不顺。 袁榆生被曾国藩这么一闹腾,心里还有点害怕的。差点拿着毒药去岳父的门口去自杀,看看岳父怎么着??墒窃栏敢幻娓约憾暇斯叵?,一面又不让女儿回家,也就把心里的恨全撒在曾纪静的身上。原本看纪静就不顺眼,对她更加变本加厉,反正曾国藩也不管。 “就是因为你父亲不当你是人,所以才会这么对我。所以一切错都是你的!”
隐藏